旧网站入口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
吉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中共吉林省委讲师团
 
 
网站首页 院(会)概况 机构设置 新闻资讯 社科研究 智库瞭望 专家学者 党建工作 智库论坛 院(会)刊物 院内办公
 
 
1  当前位置:首页 > 社科研究 > 科研动态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一般课题“满族说部中的神话史诗研究”顺利结项
加入时间:2019-11-07    来源:语言文学研究所    作者:杨春风
 

  项目类别: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一般课题

  项目名称:满族说部中的神话史诗研究

  项目负责人:杨春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结项成果:书稿《满族说部中的诸神世界》

  结项时间:2019年11月

  满族先民所信奉的萨满教相信万物有灵,因而无论山石河海、日月星辰、水火风雷,动物植物,都可以成为他们心目中的神。满族先民的口传文化遗产满族说部中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绚丽多彩的诸神世界。本书不仅有满族说部不同地域的不同风格的系列神话的总体介绍,还有对满族说部中的洪水神话、女神世界、树神、石神、火神、星神、日月神、托利神以及各种动物神的具体分析。本书共分为六个部分:

  一、地域风格的多样性与满族说部中的三大神话系列

  大体上说,满族说部中的神话与史诗,因其流传地域,人物谱系、情节模式上的不同来划分,可以分为三个系列,即《天宫大战》系列、《满族神话》系列、《女真神话故事》系列。本书第一章中分别对三大神话系列的包括的作品、流传地域、风格特色、人物谱系、情节模式、受中原文化影响程度等诸多方面做了较为全面的阐释,让读者对满族说部中的神话有一个整体全面的了解。

  二、水生创世与洪水神话

  创世与洪水神话是各民族神话中常见的母题。满族说部中的创世神话与洪水神话有其自身的特点,那就是“水生创世”的思想,以及“洪水混沌”的理念。在满族说部神话中,水,是宇宙和万物之源,包括三女神在内的一切万物和神灵都从水中诞生;洪灾,并不像西伯来神话中所写,是上帝用来惩罚人类的灾难,而是被视为一种无法抗拒的自然现象,是一种自然的劫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洪水淹没大地,而洪灾后的重建就是上一劫中的神灵重生与重建天地的过程。水生神话、“洪水混沌”理念的产生,或许与其它作品中提及的“东海龙王侵占陆地”“起亮子”有关。

  三、女神世界和女权社会


  满族说部中保存了相当数量的母系氏族社会的文化遗产。满族说部的神话和史诗中,相当数量的神话都是以女神为主,男神几乎毫无地位,如《天宫大战》《恩切布库》《乌布西奔妈妈》等,都是如此。神话的世界往往是现实世界的折射与投影。《东海窝集传》《东海沉冤录》等,都非常详尽地描述了还处于母系氏族社会的东海女真人的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东海窝集传》更反映了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艰难历程。本书致力于将二者加以对比,研究其神话中重女轻男的女神世界和满族说部其它作品中所描述的女权社会之间的内在联系。

  四、生命的繁衍与智慧的增长——满族说部中的“树神”“石神”崇拜

  在满族先民的传统观念中,生命的繁衍与智慧的增长常常会与“树神”和“石神”的崇拜联系在一起。首先“树神”非常受重视,尤其是佛托妈妈(柳树神),更被视为女性的象征、婚姻的见证、始祖母和人类的乳母,在民间,佛托妈妈被当成“月下老人”“送子观音”一样崇拜,祭祀也非常普遍。此外,榆树和白桦树也很受重视,榆树是长寿之树、吉祥之树,桦树则是阿布凯恩都里的三女儿白云格格所化。还有的神话将山梨木视为造人的原料,把天上的智慧树枝视为人类智慧的源泉。树神在满族神话中何以会有这样的地位呢?笔者认为,东北冬季寒冷,在没有掌握用火和建造房屋的技巧之前,最早的满族先民是如同熊和蛇一样在树洞中过冬的,树,尤其是千年的大树,常常是他们在冬季最好的房屋和藏身之地,像是母亲一样给予他们温暖的保护。且很多满族说部作品中讲东北古代曾有过女多男少的时期,很多男人都被藏在树洞中,树洞,对他们而言,更是两性结合的浪漫象征。而满族先民早无纸张,习惯刻木记事,木头上承载着历代萨满先人的智慧,因而也被视为智慧的象征。

  石神在满族先民心目中是生命与火的源泉,连“阿布卡赫赫”要想战胜耶路里,都必须要“吃石补身”;同时石神又是男性生殖性、始祖父的象征,还是工艺与技术的之神,作为工艺与技术之神的西林安班玛发的原型正是一尊石雕萨满。满族先民何以会有这种石神崇拜呢?笔者认为,将石与火联系起来,同古代击打石块取火的方式有关;石神作为男性生殖器的象征,则同一种神秘的“吃石蕊壮阳”的传说有关;石神成为工艺与技术之神,则同东北古代没有铁器,很多武器与工具都是石制工具,因而东北的石匠众多,且石制工艺都非常精美有关。

  五、光的渴望与热的追求——满族说部中的火神、星神、日月神、托利神崇拜

  东北地区冬季寒冷异常,因而与光与热相关的火神、星神、日月神、托利神的神话都非常多。首先,那代表石中之火的“多喀霍女神”,代表陨石之火突姆火神,代表雷电之火的托亚拉哈大神,代表火山之火的恩切布库女神,取太阳之火的古尔苔神女,盗取天火的托阿恩都里等都有非常感人的神话故事,火神之多,火神故事之优美生动,令人叹为观止。

  满族先民很早就懂得了夜观天象,把天文学知识用于记时、定位。这些天文知识,不仅给满族先民的生活带来颇多便利,也给他们的神话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在最早的《天宫大战》系列神话中,星神由阿布卡赫赫的眼睛化成,在卧勒多赫赫的布星袋里藏身,或由突姆火神变化而成。各大星神在与恶神耶路里的斗争中,为保护阿布卡赫赫,英勇无畏,献出了自己的光与热,还有些星神,如塔其妈妈星神、鼠星、鹰星,各司其职,默默无闻地发挥了计时、定位的作用,为满族先民的生活带来诸多便利;在《乌布西奔妈妈》中星神塔其乌离化身萨满乌布西奔济世救人;后来,星座又成了萨满神和英雄神死后灵魂最理想的归宿,让他们死后的灵魂得以安息。北极星星主:乌苏里罕、北斗七星星主:纳丹威虎里、启明星主:德凤阿等星主神话故事,都生动感人,极富文学色彩,而且充满道德感和哲理思辩意味。

  满族神话中的日月神话也非常多:《天宫大战》中阿布卡赫赫的眼睛化生日月,日月旁边还有身披光衫、威力无比的护眼女神——者古鲁女神;神奇的太阳河水疗愈过受伤昏迷的阿布卡赫赫,更被鹰母神衔来哺育了世界上第一个萨满女神;《乌布西奔妈妈》中,太阳河边的九彩神鸟昆哲勒化身“火燕”,融成万里东海;东海德里给奥姆妈妈坐下迎日神和托日神,日日勤劳不懈,托起金色的太阳;乌布西奔妈妈,为了寻找神奇的“天落宝石”和美丽神秘的“太阳之宫”而不远万里,五次远征海上,最后死于海上……此外,满族说部中还有萨满带着族人不远万里“找月亮”的神话,三音贝子用五彩天绳套上六个太阳的独特的“套日”神话,都格外精彩动人。

  铜镜在满族先民心目中非常重要,它变幻无穷,威力巨大,是萨满不可缺少的神器。从功能上分,满族说部中的托利有三种,一是火焰托里,阿布凯恩都力用它做成了天上的日、月、星辰,还能融化“雪妖”,驱逐“冷魔”;二是照妖镜,一切妖魔在照妖镜中都会无所遁形,不但原形毕露,而且变得魔力尽失,束手就摛;三是满族说部神话中还有一种“合欢镜”,有指导人们男欢女爱之功能,与《红楼梦》中的“风月宝鉴”有些相似,笔者认为这种“合欢镜”很可能是“风月宝鉴”的原形。

  六、不可缺少的助手和伙伴——满族说部中的动物神研究

  满族说部中保存了大量渔猎文化,是人类渔猎文明的活化石。渔猎文化最突出的特征是对于动物的依赖与崇拜。本书第六章中对满族说部中鹰神、喜鹊神、刺猬神等一系列动物神加以研究,为读者展示一个各种动物神组成的别样的世界。鹰神是萨满的“乳母”,用太阳河水哺育了世上第一个女萨满;还是人类的“始祖”,与洪涛后的唯一女人相配,生下了人类;同时,鹰还是满族的保护神,被叫成“四方神”“大力神”“大白鹰神”,每到遇到各种难事的时候,如天灾、妖魔,或是寻人等,萨满们大多第一个会想到延请鹰神来为其解决问题……

  喜鹊神在《天宫大战》中是阿布卡赫赫的大侍女,通天通地,用她的叫声赶跑耶路里;还曾襄助托阿火神盗火,三音贝子套日,保护阿骨打不被敌兵发现;还能预卜吉凶,传递信息,曾化身为沙克沙恩都力,为部落送来吉祥……喜鹊更是满族先民的亲人化生:是九天女回来报恩的被洪水淹死的儿女,还是阿骨打家族最忠实的仆人兰洁、赤金死后所化,更是勇敢刚毅的英雄完达死不瞑目的眼睛所化;作为喜神,喜鹊神是婚礼和祭典上的常客,更是男女青年相爱的媒介,喜鹊的羽毛还是求爱时表忠诚的信物。

  在满族说部有三个动物神与日神有关:刺猬神、蛇神和鼠神。刺猬神被视为阿布卡赫赫的护眼女神,他身上的刺带有日神的光芒,常常用光针去刺耶路里的眼睛,帮阿布卡赫赫赶走耶路里;蛇神被视为太阳的光神化身,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满族先民对蛇十分崇拜,不但海祭时要祭祀蛇神,而且平常见到蛇不仅不能杀死吃肉,还要跪拜;第三个是鼠神,他是阿布卡赫赫搓落身上的泥所化成的“三耳六眼的灵兽”,是永世迎日之神祗,在黎明前负责看管耶路里的行踪,使它不能偷偷到天宫捣乱。

  此外,作为猛兽的虎神、熊神、豹神,作为重要出行工具的鹿、马、犬;皮毛光鲜的羊、孤、貂等,都是满族先民崇拜的对象,在本书中都有详尽的介绍。

  本书不仅系统全面地分析和介绍了满族说部中的神话,更有以下学术价值和创新之处:

  1、将神话置于满族先民的民族生活、社会文化的大背景下,分析其背后的形成原因,象征意义,以及其中蕴含的历史事件、科技文化水平,文化心理和民族精神等因素。

  2、重视神话的“时间深度”,挖掘并梳理满族说部神话中历史的层积和叠加的痕迹。每一个神话,都多少保存一些其所经历的每一个文化社会环境的痕迹。最早的神话往往提供了最原始的素材和人物原型,后来的神话中,这一素材和原型则会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发展变形,越来越丰满起来。

  3、重视不同地域的神话的风格多样性。将满族说部中不同地域的不同风格的神话分为三个系列,并将其地域性特征、风格特色、情节模式、人物谱系的不同揭示出来。

  


(责编:狄迪)
0

下一篇: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满族说部的当代传承研究”结项
  相关阅读:
 
    最新动态
[院(会)要闻] 院(会)召开“不忘初
[院(会)要闻]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召开
[智库成果] 徐卓顺 赵奚:吉林省创
[智库成果] 史守林 李倩 佟大群:
[智库成果] 于凌:吉林市夫余历史
[科研动态]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一般
[院(会)要闻] 杨靖宇与东北抗联
[成果推介] 邵汉明 陈玉梅:《中国
[成果推介] 胡明远:开拓东北亚经
[院(会)要闻] 《经济纵横》学术影响
    热门文章
院(会)派驻包保贫困村第一书记 积
《吉林社科界》简介
《现代交际》简介
《东北亚研究》简介
《吉林社科报》简介
《干部学习》简介
2015年8月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青
刘辉:金代儒家思想研究
黄文艺副院长解读省政府工作报告
现代物流企业服务创新绩效评价研究
1
  2   3   4   6   7   8   5  
 
1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科联)主办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自由大路5399号 邮编:130033
E-mail : jlskw5@126.com